「又是這些討厭的氣味, 真恨不得把這鬼地方給燒掉。」棗微言中。

唉, 又來了, 還真是老毛病, 怎麼勸導也是老樣子的。「小棗, 你以為我聽不見嗎?」

棗沒答話, 繼續坐在蜜柑的病床旁邊細心地削著蘋果, 專心的樣子實在是帥得不像話。

「對了, 今天的寫作測驗卷小棗有作答嗎?」

手上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嗯」

「真的嗎?」蜜柑一副難以至信的模樣。

「我怕妖怪, 因為不聽妖怪的話會被吃掉的。」

「臭小棗, 你說誰是妖怪?」

「水珠是妖怪。」棗的臉上掛著微笑。

「我不是妖怪。就算我是妖怪, 我也不會吃掉你這惡魔。」

「啊! 對了, 我記錯了, 是惡魔會吃掉人才對哦!」臉上的弧線加深, 用著極陰森的表情盯著蜜柑。

「. . . 棗, 你不會是. . . 」在蜜柑的眼前, 棗的面孔在放大。蜜柑嚇得倒後爬, 用被子蓋著頭。棗亦跟著她爬了上床。

就在這一進一退的局勢, 蜜柑大叫了「呀──棗被惡魔附身了!」。大叫令蜜柑的氣管受到刺激, 痛苦地咳了一陣子。

「笨蛋, 你沒事吧? 我跟你開玩笑而已, 你用不著把喉嚨開得這麼大嘛?! 」棗擔憂地說著, 輕拍著蜜柑的背, 好讓她可以平服下來。

「咳..咳..咳咳.. 嘻, 我沒事哦... 咳..」

「笨蛋, 別說話了。乖乖的睡覺吧! 你需要休息的了。」把蜜柑放好在床上後, 棗輕拍著蜜柑哄她入睡。不久後, 因為蜜柑的事而累透的棗也漸漸入睡了。

「喀」十分輕微的開門聲。但一向淺眠的棗已經從夢中醒過來了, 不過他沒有睜開眼, 繼續伏在蜜柑身上。

班長慢慢探出頭來, 希望不會打擾病床上的人兒。但身後的人已經耐不住, 一把勁地把他推開, 可憐的班長慘遭踐踏。

眾人衝到病房中, 就看到倆口子的親密行為。「…」

「…原來…」狐狸眼恍然大吾, 猶如夢初醒。

「小棗大人…你…佐倉…啊…嗚嗚…」小蓳淚奔了。

「乃木, 你面紅個什麼?」小螢瞟了流架一眼後, 便身先士卒從房門外走到病床旁。

「日向, 放手。我要帶這笨蛋走。」螢背後有一輛輪椅, 似乎是新發明的。抬頭, 帶著睡眼的棗凝視著面前目無表情的女生, 默不作聲, 手仍是捉得緊緊的。

沉默持續了一段時間。首先為這場沉默之戰作出攻擊的人是螢。「笨蛋蜜柑, 我約你去中心城哦!」螢在蜜柑耳邊叫嚷著, 但奇怪的是蜜柑竟然沒有起來的跡象, 眼光銳利的螢馬上發現蜜柑耳上的耳塞。要殺人的眼神立即對上棗那充滿挑釁的雙眸, 戰事一發不可收拾。站在一旁的各位都感到一陣寒流在身旁擦過。

「…棗…你也應該餓了吧?不如…不如我和你…」英勇的流架想阻止這場大戰。

「不用了, 剛剛…我已經吃飽了。」棗曖昧地向蜜柑睨了一下, 嘴角上揚。流架成了戰事的幫兇, 而臉上的紅粉亦更加明顯。

螢從後取出00?號發明, 機械臂上勾了一個大型麻布袋, 大臂一揮, 床上有如豬一樣的物體就落入螢的勢力範圍。

而棗當然不會袖手旁觀。發動愛麗斯, 輕易地把麻布袋上的粗繩燒斷, 布袋馬上掉在地上, 蜜柑被倒了半個身子出來。棗一個箭步把蜜柑公主式抱起。

「我要帶她到我哥的那處, 你要跟著去的話, 請便。不過請你全程抱著這隻豬。」螢冷眼看著棗堅定的眼
神, 決定放棄這場戰鬥。反正, 他跟著去也沒壞處, 而且, 我也可以省省力。

最終, 棗是用拖的把蜜柑移動。始終, 豬還是用拖的好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