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嗚...」嗚咽聲從醫院陰暗的女廁傳出, 一個捲髮女生正蹲在洗手盆上, 頭上的烏絲燈閃個不停。陰森的氣氛再加上女生的泣聲, 這跟本就是一套驚慄片開拍的最佳元素嘛...

女生抬頭, 眼光落在鏡中的自己。「看吧! 你這是什麼鬼樣子? 為了那區區的一個男生而弄得自己人不像人, 為何你就是不肯爭氣呀? 唉... 」


十年前, 我打從認識你的三天後, 我就不自覺地愛上了你。當時的我就只有六歲, 我也不清楚我對你的愛意是從哪萌芽的, 但我就只知道我喜歡你。縱使你是冰冷的, 即使你是人們口中的殺人兇手、黑貓, 我也不加理會, 我就只想你可以和我交個朋友, 所以, 當時的我不斷地用盡千方百計, 為求你的一句理睬。當時, 我用著天真的想法, 以「萬事起頭難」來安慰自己, 每次受銼之後的第二天, 我都會重拾那曾經破裂的信心, 嘗試找機會和你交談。但日復一日, 你對我的態度都沒有改變, 而最令我沮喪的是, 我認識了你已有一年之久, 你和我之間就只有沉默的空氣...

曾經, 我也有想過放棄這念頭的, 不過, 我還是堅持下來了。可能堅強就是愛麗斯學園學生的特質, 因為我們是一群從小就被逼與父母分離的小孩, 我們在這陌生又冰冷的學園裡, 要變得成熟, 要學會保護自己, 否則, 我們最大的願望──回家, 就無法完成。

長大了, 開始明白要引人注意, 先要的條件就是要有高高在上的地位。慢慢地, 我建立了現在的後援會。把流架的名字加入後援會中, 是為了讓更多人加入, 因為我知道有很多女生都很喜歡流架。這樣, 我就可以以會長的名義保護你了。

但我開始明白, 沒有人可以改變你的, 可能是因為你的過去吧。不過, 自從蜜柑的出現, 你就開始有了改變, 是你不自覺的。你以前都不愛說話的, 但你竟然和那個醜女出言鬥嘴就只為了那些少事。這就如我不自覺地愛上了你嗎?

我知道, 我就知道你早已愛上了她, 因為你對她的不同態度, 看在外人眼中實在是明顯之極, 看在我眼中, 更是有如針刺心。我叫自己不要再陷下去, 可是我難以擺脫這根深柢固的愛。後果? 哼, 不就是自己全部承受嘛!

「為何, 為何就只有那醜女是特別的, 為何特別的不是我...我也很想有人可以在我生病的時候, 送上一句問候...」


突然, 「你的心在痛嗎?」一把聲傳入我耳中, 頭上一閃一閃的燈光熄滅了, 而鏡上的小燈泡卻亮了起來。我並沒有理會那聲音, 這時的我, 就只專注在面前委靡不振的我, 在明亮燈光襯托之下, 令我眼下的黑影更顯眼。

「別要再傷害自己了... 你知道嗎? 我一直住在你的心, 你流淚的同時, 我也會傷心的。所以, 拜託...如果你願意的話, 我可以當那個為你送上問候的人。」

嗯? 有人在外面? 誰?
會知道我心裡的想法?

「你不是要我這男生走進女廁嘛?...」

嘻, 笨蛋, 當我的心可不容易的呀!

「至少, 我能夠避免你想擺脫我的想法呀! 因為...我是你的心, 除非你要把你的心挖出來。」

我...又再次哭了出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