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佐倉的病情已經有好轉的了, 只要再休養多一兩天就可以出院。不過, 如果你們還是擔心的話, 也可以替她多請兩天病假的。還有...」在昂的診療房中, 昂臉帶微笑地向螢和棗解釋著蜜柑的病情, 而棗和螢聽見了這個好消息後, 心上的大石也慢慢地滾了下來。不過, 門外突然傳來一股震耳欲聾的腳步聲, 令昂也不由得把說話中斷, 就連昂的書桌上的咖啡也因為被打擾而泛起了漣漪。

被打擾的棗和螢, 原本放輕了的心情當然頓時轉差。螢, 雖然臉上沒有任何不悅的証據, 但卻目不轉睛地往門盯著。而常出任務的棗, 其實早已經感覺到有一群人正跑向這邊, 只是一直在等待事情發生而已。

原本雙臂交疊的棗站了起來, 向門伸出手並踏前一步, 「喀」把門上鎖了。然後, 慢條斯理坐回原位, 紅瞳示意昂繼續說下去。

「還有, 佐倉現在的身體會比較弱, 可能是因為發燒的時候做劇烈運動, 令她的病比一般病例嚴重很多, 所以她現在需要較長的時間才可以完全康復。如果她在康復期間再受病毒感染的話, 可能會出現更嚴重的併發症, 所以, 請你們要小心照顧她的身體, 以免她的病復發。」昂, 作為一個醫生苦口婆心的叮囑終於完結了。

雖然房內的人話落, 不過, 房外還有一大堆人正七嘴八舌地說著。

「棗大人, 究竟在哪?」

「究竟小棗是不是真的在這的呀?」

「為什麼小棗會看上那個女的呀? 那個女的有多美, 我一定要看個究竟! 」

「就是嘛, 現在後援會已經解散, 那我們也不用守那些會規了。我們一於去找那女的!」

「哎呀─ 怎麼找遍了全間醫院的房, 也找不到那女的呀?」"碰" 某女子剛剛又踢開了一扇門, 正在房內亂竄。

「棗君─棗君呀─你在哪─請你出來吧─我們有要事找你哦─」

「對了, 大家幫忙踢門吧!」某女看見某女踢門, 開始號召大家一起踢門, 這就叫依樣畫葫蘆嘛。

「嗯, 好主意! 」大家竟然一起和應...

"碰", "碰", "碰碰"....踢門聲愈來愈接近昂的診療房, 巨響實在是響徹雲霄, 真不知道那群女生是哪來的腿力。

而房內的情況是...

「哥, 還有什麼嗎?」螢正在裝嵌著手上的武器, "喀",「嗯, 完美!」

「...應該沒了」

原本雙臂交疊的而坐的棗站了起來, 伸出單臂走到門前, 就在他的手觸碰到門把的一刻, "呯", 眼前的門被身後的紫髮女子炸成粉碎, 一堆碎片下隱若可見幾名女生以大字形倒在地上, 而棗的手上還有幸存的門把。

在走廊上的女生聽到這巨響, 馬上就跑來, 壯觀場面實在有如非洲河馬大遷徙。

「你還是和蜜柑一起從窗跳出去吧。」螢走到棗的身前說著, 兩人完全沒有任何眼神接觸, 因為螢的視線全都凝聚在門外, 呀, 不是門外, 門已經沒了, 應該是房外。

棗對著睡死的蜜柑皺了一下眉。

「你要留在這, 等待被外面的暴龍踐踏的話, 我會幫你的。」螢一邊用新發明品對付面前的女生, 一邊恐嚇著棗。

棗聽到"被...暴龍踐踏"後, 馬上把蜜柑抬起, 窗前一躍, 成功著地後, 打算直奔往北森林的。不過著地後, 眼前的只是一群女生, 耳際只有女生呼天搶地的聲音。

突然, 棗的耳邊聽見蜜柑的囈語, 棗臉上的表情變得更難看, 沒說一句話就發動起愛麗斯。熊熊的火炎為棗和蜜柑開出一條路, 走避不及的女生被燒焦了毛髮, 其餘的女生眼見棗怒炎中燒, 都閉上嘴並自動退後數步, 以免自己變成燒豬。

棗邁步向前數步, 又停下了腳步, 「這是我說的第一次, 亦是最後一次, 我的女人是佐倉蜜柑, 誰也不能打擾我的女人,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 說話者的怒氣完全可以從「死」字中體會過來。然後, 棗就向北森林的方向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