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從暴龍爪下逃出來的棗, 背著熟睡的蜜柑走到北森林裡, 隨便找了一棵大樹作歇息之用。就在棗想用純熟的功夫跳上樹時, 突然考慮到背後的傢伙會因為他的動作而醒來, 所以放輕手腳把背後的蜜柑移到胸前, 以手抱嬰孩的方法把蜜柑抱穩。就在移動的過程中, 又打擾到這個可人兒了, 棗深怕她會從夢中醒來, 所以輕拍著她的背, 不久, 蜜柑又安睡了。把一切安頓好了後, 棗終於可以跳上樹上休息了。

棗躺在粗大的樹幹上, 懷中抱著嬌小的蜜柑, 隨著蜜柑有規律的呼吸聲, 棗亦漸漸地進入夢鄉。

「咇啾! 轟─ 咇啾! 轟─」突然, 有聲音在遠處傳來。向來淺眠的棗當然察覺到這微弱的聲響, 只是懷中的人兒還在夢鄉之中, 而自己又不清楚聲響的來源, 所以為免事端, 還是靜觀其變。但聲響愈來愈清楚大聲, 就連蜜柑也被驚醒了。

「...嗯...」剛剛睡了一覺好的蜜柑, 一隻眼正睡眼惺忪地看看四周, 另一隻眼被小手揉著。棗仍是抱著蜜柑的, 但她並沒有發現到她和棗的距離哦。

「水珠小貓終於都醒來了。」

「什麼水珠小貓啊?我才不是水珠小貓哦!」才剛起來, 就這麼有元氣的蜜柑抗議中。

「那就是有渴睡症的大肥豬。」剛才步步為營, 為怕蜜柑會醒來; 現在卻在說蜜柑太愛睡。還真是個口不對心的傢伙。

「呀─ 你這大柴狼, 不要靠這麼近。」轉頭就想站起來離去的蜜柑, 馬上就乖乖回到棗的懷抱中, 並緊緊的抱著棗, 兩人的距離就只有衣服薄薄的厚度。

「你不是要走的嗎?」

「我─我打算遲點才走!」

「你決定遲點走嗎?」

「我─」蜜柑想不到用什麼藉口駁回, 眼珠在眼眶裡打轉中。

「不過躺在我的懷中要收住宿費的哦!」棗的眼裡閃爍著一絲詭詐。

「...我現在就只有三個拉比特而已...」

「放心, 你一定付得到。就只要...」棗低下頭, 準備"收房租"。

「嗯?」蜜柑本想抬起頭, 迎接棗的答案, 不過, 一抬頭, 就趺落棗的圈套了。被棗輕啄了一下, 都未反應過來又再被啄了一下。當我反應過來, 想開口抗議的時候, 棗就把舌頭伸過來了, 還開始繞著我的舌打轉, 弄得我渾身都不舒服, 於是我也"以舌還舌"。誰不知, 他竟然吸吮著我的舌頭, 不讓我還擊, 還好我也不服輸地吸著他的舌。不過, 怎麼我會有點兒缺氧的感覺呢?嗯, 有點頭暈呢...

就在這時, 棗感覺到蜜柑開始無力爭扎, 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兩人吻了一分鐘, 蜜柑的臉紅得像個蘋果一樣, 在棗的懷中不停喘氣, 但反觀棗卻是泰然自若, 臉不紅氣不喘。不過, 兩人都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心跳, 都是卜通卜通飛快地跳著。

一場口舌之爭完結了。

「咇啾咇啾─」

「是小雞嗎?」敏感度比常人差十倍的蜜柑, 似乎對於這生物的敏感度十分高。

「咇啾─」突然, 叫聲提高了八度, 看來蜜柑和小雞的關係都非常親密。「轟─轟轟轟─」而且, 小雞開始跑過來蜜柑的位置了。

因為小雞造成了一個小型地震, 在樹上的兩人, 一時平衡不了, 從樹上趺了下來。「哎呀─」

「大肥豬, 你在叫什麼? 你正坐在我的身上哦! 叫的人應該是我吧─」

「嘻, 對不起哦...」「小雞──」蜜柑馬上爬了起來, 就往小雞的方向跑過去了。棗完完全全地被蜜柑無視了。

跟著就是上演了一場重逢的戲碼, 「咇─啾─」「小─雞─」以上的兩句話不斷在棗的耳中進出, 還要手拖雞翼不停地轉著。棗覺得太煩厭了, 所以忍不住要把蜜柑從半空中拉下來了。這令小雞注意到棗的存在。

小雞認得棗的樣子, 嘗試用著自己的語言與棗溝通, 不過, 棗一句也聽不明白。

「棗! 小雞似乎想帶我們到一處地方呢!」蜜柑竟然聽得懂小雞的語言?!

「咇啾!」轟轟轟轟─小雞興奮過度似的跳動著。

於是, 小雞帶著二人走在北森林中。走著走著...

「鳴─小雞到了嗎? 我肚子很餓呢...」咕嚕咕嚕─

「爬上來吧!」棗蹲下去, 「嗯」蜜柑即時爬上了棗的背。於是, 棗背著蜜柑跟著小雞走到目的地。

「咇啾咇啾咇─」「好緊張哦, 小雞說前面就是目的地了!」蜜柑在當翻譯員。

「嗯嗯, 知道了。你有問它目的地有食物嗎?」

「問了, 它說有哦。」

「棗!!!! 棗呀!!!! 你看看前面!」蜜柑放聲大叫著。

「喂, 我就在你的前面, 我不是聾的, 你用不著這麼大聲叫我吧...」唉─還是算了吧, 這傢伙就是老樣子的。

「嘩─是一間小木屋呢! 可以進去嗎?」不過, 蜜柑還未等到小雞的回覆, 就已經拉著棗衝了進門。

「很華麗啊─全都是小雞獨個兒造的嗎? 有餐桌, 椅子, 大床, 書架...」

「咇啾! 咇啾咇啾咇咇啾─」「真的嗎? 真的送給我們?」

「咇啾咇啾咇咇咇咇! 咇啾!」

「嗯, 這句我聽得懂, 它說因為剛剛看到我們在交配, 所以心血來潮把這小屋送給我們作家。」棗終於可以在他們兩的對話中插句話, 還有點一鳴驚人。

「交配?──」蜜柑的臉頓時紅得像個蕃茄。

「大概是因為看到你爬上我的背上, 在動物世界中, 這行為只會在交配的時候才會做的。」

「小雞─ 你不要誤會啦! 我跟他不是夫妻來的呀! 我跟他只是親過嘴, 並沒有...沒有那個的呀!!」某女正面紅耳赤地解釋。

小雞並沒有回答她, 只是用它的雞翼把門掩上, 放下一些小蟲子和石頭在門外給蜜柑作食物, 然後離開。

「你剛剛是說, 你只是跟我親過嘴, 並沒跟我幹那回事, 所以不算是兩夫妻嗎?」

「...嗯」繼續面紅中。

「那你的意下就想我們成為真正的夫妻, 不是嗎?」似乎是一句問句, 不過出自棗的口中, 就成了一句肯定句。在蜜柑的耳邊吹了一口氣, 因為饑餓和外來的刺激, 蜜柑已軟軟地攤在大床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