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我被猛烈拍打鐵閘的聲音嚇了一跳。「萬子瀧,你給我出來!」我放在阿瀧衣襟上的手抓了一下,抓出了好幾十個小結。

雖然聲線很好聽,但外頭的男人說話太沒禮貌了吧。原來,他叫萬子瀧。

「你還不夠丟臉嗎?快從這個九流地方滾出來!」阿瀧並沒有回話。不過,外面的男人似乎很肯定阿瀧一定在這裡,還繼續大呼小叫。

收回望向鐵閘的眼光,阿瀧收到我疑問的眼神卻故意避開。

轟轟轟。很吵耶!我湊近阿瀧的耳邊,細聲問道。「不用打發他走嗎?」

「他自動會走的了。」

「他不走,我們就不用回校嗎?」

「嗯。」雖然語氣一派輕鬆的,但看他劍眉皺緊,似乎在心煩什麼。

「那我怎麼辦?」

「...多等幾分鐘,他再不走的話,我送妳出去吧。」

「...喔」外面的男人來勢洶洶,獨個兒跑出去跟自殺沒兩樣吧!我根本沒有說不的餘地。

不安地看看手錶,離第一節課的點名時間只有二十分鐘。從這裡跑回家要四分鐘,回家還得梳洗,之後還要用上七分鐘狂奔回教學大樓。時間這樣被七除八扣,拍打的聲音卻似是催促著錶上的秒針,我快心急死啦!

我沒時間等下去了。「他是來討債還是追殺啊?」外面的人是兇,但為什麼阿瀧這麼怕他?

「都不是。」

「噢!昏了,昏了。那你快放我出去吧!我快要遲到。」我都急瘋了。

看阿瀧猶豫的表情,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忍。可是,外面的人又不會傷他性命,我也管不了太多。因為,我快遲到啦!雖然有點猶豫,但阿瀧最終還是拿出鎖匙扔給我。

接過鎖匙的我,急不及待的打開大閘的銅鎖。可是,外面的人一直在拍打閘門,害我多花了力氣去固定銅鎖。好不容易打開了銅鎖,我剛拉起鐵閘及腰,外面的男人就彎腰溜進來,還碰到我的肩胛骨。呀,痛死我。

始終不放心店內的人,所以打算回頭看清形勢再走。怎料到原本激動不已的男人,自看到阿瀧之後就不再出聲。店裡好似有著什麼魔法一樣,男人甫一踏入店內,雙腿就不再踏前過一步。他的背影一動也不動,我猜他的表情也征著了吧。

「老爺子,走吧。別再浪費時間。」阿瀧依舊躺在地上喝酒,一臉慵懶地說。

「你...我讓你跟最好的老師學鋼琴,給你吃的、用的、玩的都是最好的,替你挑的學校也是最好的。以你的資質,一定可以第一榮譽畢業啊!為什麼你偏要自暴自棄?學生會會長這名銜對你的前途大有幫助,你坐上學生會會長的職位之後,不喜歡的話,就把事情都交給副手做啊!就算你不做事,以我在社會上的名譽地位,都沒人敢說半句話。」男人的聲調很不平穩,似乎對阿瀧很傷心。

「爸,你對我真─好啊」原來是父子關係啊─ 阿瀧勉強地牽起嘴角,擠出一個笑臉。可是,他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我寧可他不要擠出這個難看到極點的「笑容」。諷刺至極的一句直插入男人的耳中,清楚可見男人高大的身軀輕顫了一下。

阿瀧放下酒瓶走向我們,還以為他要對老爸說什麼,他卻走過他老爸身邊,用肩頭用力地撞了他老爸一下,把人撞開就走出鐵閘門。大手撈起我的手就拉著我走了。

「吓?」

「妳果然是”諸事丁”。走快點吧!我開車送妳回去。」

「店...」

「陶煒南會搞的啦─」

「陶煒南?」

「獅子頭。」

「喔」

「你爸...」

「上車。」我沒把話講完,他就直接略過我的問題。騎上機車,戴上安全帽之後,我都沒機會發問了。因為...

 

阿瀧要飄車啊──

 

找死啊?!那幾分鐘的腳程,飄什麼車啊?阿瀧白痴!哇~ 救命!

 

--------------------------

 

最近有見過一條哲學問題:

人類所有的有意識行為都是自私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