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這些討厭的氣味, 真恨不得把這鬼地方給燒掉。」棗微言中。

唉, 又來了, 還真是老毛病, 怎麼勸導也是老樣子的。「小棗, 你以為我聽不見嗎?」

棗沒答話, 繼續坐在蜜柑的病床旁邊細心地削著蘋果, 專心的樣子實在是帥得不像話。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