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心!」阿正一把拉我往他那邊靠,突如其來的拉力令我往前倒,阿正又輕輕拉了我一下,我才能站穩。回神後,我環顧四周,根本就沒有車駛近我們。

「又騙我。哪有車啊?」真氣人。

「別怕別怕,看你剛才很驚慌喔!哈哈」

「我哪有怕?有車駛近,避開是正常反應好不好?」

「你怕。」就偏耍跟我唱反調是嗎?哼!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踏入深秋,黃昏五點的天色比早陣子暗,日間被曬得熱烘烘的地面都被秋風冷卻了。穿著單薄的我與阿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微風不斷帶走表面體溫,我為了保著那微弱的溫度而攬緊雙臂。

抬頭望向蒼白的天空,再次感到自己的渺小。良久,低下頭,決定拋下腦中那些複雜的問題向前走。

 

阿正也跟著我望向天上,「怎麼了?」他不解地問。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今天蛙寶上課抗禦睡魔成功,就來個上課打瞌睡的文章吧!

上課打瞌睡,在香港的學校是普遍性的。
其實我並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同樣嚴重的情況,可這一定是個全球學生每天都要面臨的問題。

原因都不外乎...
1 熬夜溫習.做功課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印度一位13歲女童德維韋迪在去年7月起,她卻突然在毫無創傷下離奇出血,每日可多達20趟,儼如「血人」,不僅陌生人當她「生人勿近」,連學校也不肯收容她。

儘管德氏身上沒有任何割傷或抓傷,血卻每日5至20次不定時地從她的眼眶、鼻孔、髮際、頸項甚或腳底無故滲出來。有時一覺醒來,她全身盡披凝乾了的血漬。

她原本一直毫無異狀地正常成長。她愛與同學一起嬉戲、畫畫,可是到了去年7月,她突然無緣無故流血,生活便從此丕變了。她說﹕「我非常害怕。並沒有受傷呀,但是既駭人又骯髒,朋友們都覺得厭惡。我的校服都染成紅色,無人再敢接近我或和我玩耍。每次一流血我就痛哭。」

德維韋迪07年7月某日首次離奇流血,是口內出血。她的父母帶她見醫生,醫生診斷為普通的口腔潰瘍。但是數周後,除了口,連她的鼻子、眼睛、腳掌和髮際等部位也開始流血。德維韋迪說﹕「當頭流血時,我覺得頭很重。當我的眼睛流血,它們變得又紅又痛。流完血後清洗時,也會受傷。」

她家鄉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村民皆認定她受了詛咒,當街說盡惡言冷語,連所就讀的學校也趕她出校,其他學校又不肯收留,她唯有留在家裏自修,甚少見到別的孩子。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