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家和佐倉家已結成姻親一個多月了。話說回來, 人家結婚是因為太愛對方, 但蜜柑卻是因為太討厭棗而要結婚, 說是確保她日後有源源不絕的報復機會。當然, 這個可持續方案一定不可能從她的腦中蹦出來的。對, 你猜對了。這正是小螢「人生計劃」中的一環重要項目──將蜜柑嫁出去。至於計劃進行的內容...咳! 不便透露, 不便透露。

今日, 新婚小家庭暴風雨過後的第一天。

「臭豬, 這不是豬欄。快滾開! 我要整理床舖。」棗對著自家老婆說著。

「嗯... 別一早就來找我碴嘛...小器鬼...」蜜柑仍是昏睡著, 剛才的只是夢話而已。

這根本是棗預料中事, 只是故意要讓她睡也睡不安寧吧! 誰叫她昨夜要令他這麼動氣?「好, 也罷。現在我可以先清理一下門戶。」

打開雪櫃重重的門, 雖然早已戴上面罩, 但還是不得不用手掩著口鼻, 以防萬一。套上手套的大手在櫃裡的一個碟前, 進了又退, 跟一隻受了驚的小貓沒兩樣。終於, 下定決心似的,  手臂伸得直又長的, 盡量與碟子保持距離, 手指扣在碟邊, 一個勁就把碟子放在雲石臺上。閉上一隻眼, 手捏著鼻, 小心翼翼地用筷子把碟上的東西挾起, 放在保鮮紙上包好, 再用報紙包裹。

「嗯...應該安全了吧?」就這樣, 棗安全地把那危險品扔在垃圾桶內, 順手將垃圾袋束起, 再一起扔棄到最近家的垃圾站。

雪櫃門再次被打開, 已經是下午四時正的事了。

「棗──」

「說了多少次, 不要在廚房大叫...」棗慢走了過來。

「我的...我放在這裡的榴槤呢?」蜜柑指向圍著碟子形狀虛線的地方, 激動地說著。

「不知道」某人若無其事般答腔。

「呀──別裝蒜了! 一定是你啦! 可惡... 」蜜柑雙臂疊起, 鼓起泡腮。

蜜柑靜心想了想, 突然將眼睜得大大的。「嘻, 小棗你...」

「我什麼?」眼見面前的大笨豬, 慢慢地披上狼面具, 棗也感到少許的慌亂。

「小棗你怕榴槤! 哈哈哈」某人正痴笑中。

「...我...我是怕榴槤呀! 哼! 有什麼出奇? 你何嘗又不是怕芝士?」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棗, 竟然會為了保住面子, 而將自己和蜜柑相提並論。

「我可不會用完一卷保鮮紙和家中所有的報紙, 將芝士包好才扔掉。」

「什麼?」

棗順著蜜柑的眼光, 見到保鮮紙的包裝空盒還有消失了的報紙山。棗投降了, 他應該早就想到廚房是女人的地方, 要犯事都千萬不能在廚房裡。「唉─ 老婆大人, 就當我輸了。你以後不要再買榴槤回來吧! 」


「嘻, 認輸了嗎? 不買也可, 除非你親手餵我食草莓, 再對我說聲我愛你。」

「不要。」

「真的?」蜜柑作勢出門。

「...」棗隨手執起身後一粒草莓, 一手拉回蜜柑, 就這樣把草莓塞到蜜柑的口中, 再用極快的速度就了一句「我愛你」

「唔...唔唔....」蜜柑似乎嗆到了。

「我做到了。你以後不要再買榴槤回來! 」用命令的語氣說完後, 偷偷地把大門上鎖了, 再拿走了蜜柑的門匙回房中, 把房門上鎖。

這個家, 果真是麻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