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部分人的生命中, 草莓只會是一種水果。而把它吃掉的意義, 都只不過是為了刺激自己的味覺, 從而享受當中酸酸甜甜的特別味道, 就無他了。




「棗, 要吃嗎?」蜜柑一手將三顆草莓一次過塞進自己口中, 一手遞了一顆給棗。

「...不要。」看著漫畫的棗, 漫不經心地睨了蜜柑一眼, 只見蜜柑猛吃著草莓的恐怖食相。

「嗯, 吃一顆吧, 冰冰的超好吃的說。嘩, 這顆特別大顆呢!」蜜柑遞給棗的那隻手還沒有任何移動, 已經有過百顆草莓被迫塞進她的口中了。

再一次受到騷擾的棗抬起頭, 「我房裡的冰箱給你掏空了嗎?」, 望向廚房中被打開了門的冰箱, 突然這個問題就浮現在棗的腦中。

「還沒還沒, 我有留起幾顆草莓給你的, 因為那是棗最喜歡的水果嘛。」某人還是啃著草莓。

「你不是喜歡柑橘的嗎? 幹麼在這啃著我的草莓?」噢, 棗要為他的草莓爭取公道了。

「不知怎麼了, 最近就是喜歡草莓。可能是因為和棗親近多了。」

棗隨手捏起了一顆草莓, 抬頭就把草莓掉落口中, 滿足的笑容趕走了原本的冷漠。

「知道我為何會喜歡草莓嗎?」棗把面湊近, 草莓的香氣隨著暖暖的空氣從口中吹到蜜柑的頰上。不知道是因為過熱還是受到刺激, 蜜柑的臉頰紅了。

「...不知道。」蜜柑緊張地亂抓了數顆草莓塞進口。

棗把臉拉回來, 「知道草莓是一種怎樣的水果嗎?」

「紅色的, 甜美多汁。」某人回答得十分直接了當。

「傻瓜。草莓確是一種是甜甜的水果, 不過, 難道你就嚐不到其他味道了嗎?」

蜜柑索性以動作來表達她的無知。

「草莓是一種酸酸甜甜的水果, 放一顆進口中, 甜甜的香氣馬上在口腔擴散開去, 鼻腔裡淡而無味的空氣也會被香氣趕走。但當你一口咬下的時候, 它就會惡作劇似的流出酸澀的果汁。不過很快, 香氣會把這一切都掩蓋, 所以你才嚐不到那酸澀的味道吧。」

「唔─這顆很酸哦!」

「不過要種出一顆美味鮮甜的草莓可是一點也不容易, 因為草莓對於生長環境有十分高的要求。一顆小小的草莓種子, 需要特定的泥土酸鹼度才可以生長, 只要泥土酸一點, 就妄想可以種出健康的草莓樹, 而很多的種子就只會一直待在黑暗的世界中, 不見天日, 直到永遠, 永遠...」棗的神色多了幾分落寞。

「如果種子能夠移到合適的土壤, 是不是也會開始生長?」

「嗯, 也許吧。」

「每顆種子也會經歷一段黑暗的時期, 但經過農夫努力之後, 就會遇見陽光。棗不是已經看見陽光嗎? 不要再回望以前的事了。要努力向上, 未來的日子會有風吹雨打, 但我會一直守護著這顆草莓樹, 所以亦請你不要放棄自己。」

棗覺得很驚訝, 他原本只是想隨口說說, 蜜柑竟然可以悟出他這番話。

「蜜柑, 那我這顆草莓樹上的草莓成熟了以後, 歸誰呀?」

「果然是歸我的, 那是我辛苦的成果哦!」

「那今日的草莓就歸我吧!」最後的一顆草莓已經走在被棗送進口的路途上, 看來勝負以定之際, 蜜柑突然一口把草莓咬去。當然, 棗而不是等閒之輩, 來一個乘勝追擊, 用舌尖撬開貝齒, 幾經辛苦把半顆草莓撥到過來就馬上咬下來。最後, 趁機來一個深吻才肯鳴金收兵。

兩夫妻的共同財產都是不要分得太過清楚比較好...

後記:   
我還是忍不了手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