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深藍中混入櫻色, 如向大海投沙沒兩樣吧...

深藍是一種霸道的顏色, 深邃中帶著令著迷的色彩, 彷彿只要稍一不定神, 就要把人拉進寂靜無邊的世界。在深藍的世界中, 就只有我, 還有腦海中另一個正在掙扎的我。踏進這世界的大門, 一股死寂就會馬上襲來, 把人壓得死死的, 承受得了的就是被這個世界所肯定的人了。


曾經, 我這櫻色的身影試圖踏入那不見邊際的國度半步, 僅只半步, 冰冷的感覺流篇全身, 我的靈魂似乎在下一秒就會離我而去。我忍受著一切, 但我, 似乎並不是這個世界所肯定的人。每當我快要戰勝冰霜, 跨過大門之際, 一道暗湧把我捲入一片黑暗, 又把我吐回來。但那黑暗並沒有想像中冰冷一被捲在黑暗中的數分鐘, 反而有一種被保護著的感覺。倏然, 我感覺黑暗比深藍還要來得溫暖。縱然深藍擁有閃爍的光彩, 但那就如月圓之夜的星光一樣微弱, 從千萬光年以外傳來的溫度亦早已消盡殆絕。

我知道, 知道那是一個我永遠也無法踏足的世界。但我仍希望在某次痛苦過後, 能夠在這煉獄中苟延殘喘, 抱著那一點使我著迷的光, 直到永遠。



後記:
最近狐忍上腦了, 這篇是櫻的內心。
蛙子描寫的文筆還真是差劣, 這只是一篇超短文呀... 〞_〝 
請多多包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