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回家吧。」下課鐘聲才響起,我和阿正早已走出課室。

「嗯,好啊!但我要先找老師。」手上捧著一座書塔,正傷腦筋如何把書塞進儲物櫃的我實在沒太多的力氣說話啊─

「就不可以分批嗎?反正課室與儲物櫃的距離只有十步啊!」阿正從來不用學校的儲物櫃,所以正悠閒地倚在旁邊的儲物櫃。

「在說風涼說話,倒不如幫我把書塞進去。」雖說現在已是秋天,但我只是從課室走出來五分鐘,額上的汗珠足以淹死一隻螞蟻。

呯!喀「呼─終於都搞妥了。」用力關上那扇小鐵門是我的習慣。

拍拍手,抬起頭就看到曉楠背著低音吉他走過來。「現在走嗎?」

「嗯。」避免她有機會再答話,還是用單聲節回話比較好。

沒多理會曉楠,走到阿正身後拍拍他背,「我去一樓。」說完就轉頭走了。

曉楠跟著我從五樓走到三樓,我才想起阿正沒出現在我的視線之內,轉頭一看,才發現阿正沒跟來。

「阿正呢?」

「不知道。」

「他有說什麼嗎?」

「沒有。」

「算吧,我跟他不會走失的。他應該會跟上來的了。」因為我們試過很多次在街上遇上,最誇張的是我從市區走郊區也能遇上他。說是巧合的話,又未免太巧合了吧?所以我選擇了相信有緣,並自信地說了這句話。

與老師商量了七分鐘後,曉楠先走。

我在學校裡四處找尋,為了找到阿正,我從一樓走回五樓,又在球場上找他的身影。想到他患了腳傷不會走太快,我在樓梯等了五分鐘,又在學校門口來回踱步了十分鐘也等不到他。我開始後悔胡亂相信緣份。

找了差不多二十分鐘,我已經汗流浹背。

我放棄了。我走出學校門,走在唯有我和阿正約好一起回家才走的路上。

說是放棄了,但我的腳步卻愈走愈快。在想:如果阿正是比我早走,我走快一點應該可以遇上他的。

可是,走到了車站也不見他。

 

我並不討厭獨個兒回家的感覺,對失落亦習以為常。

但今天這種失落的感覺很陌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