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深秋,黃昏五點的天色比早陣子暗,日間被曬得熱烘烘的地面都被秋風冷卻了。穿著單薄的我與阿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微風不斷帶走表面體溫,我為了保著那微弱的溫度而攬緊雙臂。

抬頭望向蒼白的天空,再次感到自己的渺小。良久,低下頭,決定拋下腦中那些複雜的問題向前走。

 

阿正也跟著我望向天上,「怎麼了?」他不解地問。

 

「嘻嘻,沒什麼。」我沒興趣向他提起我的哲學問題,只是看著他一臉不解覺得很有趣,定睛看著他雙眼。

 

「哈!就別再傻笑了,你的樣子快要變成八歲的女孩。」大概是習慣了我的直視,所以他不但沒有移開視線還惡劣地指著我大笑。

 

沒有理會他故意誇張化的笑聲,我看著他的眼看出神了。原來阿正是雙眼皮的啊?怎麼這個惡劣的傢伙有一雙漂亮的眼睛?哼,真不公平。

 

剛想撇開視線就被阿正雙手捧起了我的臉,略帶攻擊性的視線似乎能夠由我的瞳孔進入腦中,找出他心中所有問題的答案。但我一時被他的眼視懾住了,都反應不來。

 

「突然覺得我很帥?」天啊─ 有誰救救我?這個比我更加自大的傢伙是怎樣出生的啊?

 

看他拉起嘴角的討厭樣,我已經不想再回答他了。我把他的雙手緩緩地從我的臉上拉下來,對他扯了一個笑臉,就撇下他繼續向前走。只是,手心與手心接觸的一刻,似乎被捉緊了但馬上又被放開了。

 

錯覺,只是錯覺。這是我即時的定斷。

 

沒有尷尬,有的沒的話題繼續迴轉,剛才的事對我們來說就像打招呼一樣平常。

 

走到車站。

 

阿正以為我氣了他的無聊話,似乎想逗我跟他鬧。

 

「看這面。」站在我後面的他,在我左耳邊跟我說。

 

我把頭轉向右面,用手拍掉他準備捏我的手,「啪」的一聲。意料中事,不意外。

 

「這次怎麼不中計的啊?」事敗了。

 

「我才不會信你。」

 

「為什麼不信?」

 

「因為你常騙我。」

 

「我那有騙過你?我是全世界唯一不會騙人的人。」

 

「你是講多了一個「不」是嘛?」說到這,看到他個副裝蒜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哈哈!老實人,上車吧!」

 

 

 

 

不可以相信你。完全相信你的代價太大了,我怕我承受不了。

 

我知道,嘴上也決絕地說出「我不會信你」。可是,我騙得了誰?若是不相信,就不會留意手心上的觸感,就不會對你說實話「我不會信你」。

 

維持現在就可以了。疏離了,我會不捨得;再靠近,我會怕。

 

我們之間有四成坦承、四成嬉鬧,還有兩成不知明感情。總體就是曖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