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阿正一把拉我往他那邊靠,突如其來的拉力令我往前倒,阿正又輕輕拉了我一下,我才能站穩。回神後,我環顧四周,根本就沒有車駛近我們。

「又騙我。哪有車啊?」真氣人。

「別怕別怕,看你剛才很驚慌喔!哈哈」

「我哪有怕?有車駛近,避開是正常反應好不好?」

「你怕。」就偏耍跟我唱反調是嗎?哼!

「...你真的很討厭啊──不想再管你了。」他還真是隻討厭鬼,所以說這話的時候我都不忘睥睨著他。把話說完,收回兇惡的目光,加快了腳步,故意與他保持距離。

「喂!真的生氣了?」哼,我才不會回討厭鬼的話。

「...是我錯了,好嗎?別要這樣啦~」

「哼,我不會跟大話王說話的。」我直直地注視著前路,突然,阿正頂著一副欠打的笑臉站在我前面。

「嘻!你不是在跟我說話嗎。」本來是一句問句,可是他卻用著最肯定的自信語氣說出來。

「啊──」好了,我開始瘋了。

「我說啊,你是一天不講大話會死的嗎?」我一邊跺腳一邊搖著阿正。

「不會死,但我就是不會不講大話。」

「為什麼?」哈?什麼是不會不講大話?

「你不會明白騙到人的樂趣,而且講大話是男人的求生本能。」

「求生本能?講大話才會害死人!」

「你會講大話嗎?」

「會,但不會像你一樣。」我向他投了一下側目。「你可以不講大話嗎?」

「不知道。不過,一試也無妨。好吧!從現在起,我不會講大話。」

「唉...這已經是最大的一個謊言。」想到他的個性,要他不講大話簡直是痴人說莉夢話。

「我肯對你承諾,已經踏出了成功的一大步了。」

「大家走著看吧。反正我不會相信你說的話兩成。」

「為什麼?」

「你就是不可信嘛。」

「你怎麼知道我是在說謊?」

「只是憑感覺。但我會首先相信你每一句話都有欺騙成分。」這是我的真心話。阿正可憐兮兮看著我,像是受了莫大的冤屈一樣。「怎麼?不相信你也是我的求生本能。」

「好!我下定決心不再講大話。你看我多偉大,為了你而卸下我唯一的武器。」

 

所謂男人的求生本能就是說謊。

反過來說,女人的求生本能就是特強的直覺與細心觀察力。

---------------

這次是對話為主要內容啊

 

蛙寶已經三晚沒好好安睡了。
吃了感冒藥反而睡不著。
幾天以來都是睜著眼, 恍神。
心情更是煩躁。
隨心寫寫令我可以靜心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