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後一課了。這是由訓導主任─老朱執教的物理課,按常理班上應該鴉雀無聲,人人正襟危坐。但我們是「創校以來最散漫、最頑劣」的畢業班,怎可能怕他區區一個訓導主任?

「反射角的算法是這樣的...」老朱轉身,背向我們於黑板寫上反射角的公式。原本一面正經在上課的同學,看準了時機就把手上的紙屑拋向前面的同學頭上;一直低頭啃書的同學,一個不小心,頭就栽到桌上了。在短短的一分鐘內,班上接連爆出了幾宗笑料,最終有人忍不住大笑了,結果,被全班用雜物空襲以示警告。

然而投擲雜物的聲響太大,惹來了老朱的注意。「發生了什麼事?你們怎麼可以在課堂上胡作非為!我不想阻礙課堂時間,所以你!你!你!還有你下課後給我留下來。」

「嘻嘻」某同學竊笑,結果得到老朱一記怒目相向。「你!在笑什麼?你也要留下來。」全班鬧事總有幾個人要當犧牲者,只能怪他們倒楣。哈哈,我說老朱是過份敏感了。

老朱才剛拾回粉筆,繼續把他的實驗結果寫完,坐在我後面的阿正卻在這時摀住我的口。我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一跳,幸好我的驚叫聲因為被他摀住了而沒傳開去。

「你瘋了嗎?老朱才剛被惹怒了,你還敢玩?」用力扳開他的手,把聲線壓沉,低頭咒罵起來,當然我一直面向前方盯著老朱的一舉一動。

「幹麼不敢玩?」

「喂!你今天若是被他留下來的話,我不會等你一起走的啊。」

「哈,你怎麼認為我會被他留下來,而你不會?」

「你夠膽令我被他罰,你死定了。」

「是誰死定啊?─」他故意拉長尾音,在挑戰我的耐力嘛!

「我不會管你的。」我才不會受他挑釁。

「好啊─ 不管就不管,看我搔你還管不管我?」我怕搔,所以看他把手伸前,我就投降了。

「好啦好啦,什麼都管。你什麼的事我都管,好了嗎?」

「嘻嘻...」又是那種可惡的笑聲。

「...你簡直就是世紀大無賴!」

「不是啦~ 只是一點點而已,不要誇獎我。」

「你是最最最最最討厭的無賴,我最討厭你啊!」

「呵呵,我最喜歡你討厭我。」

 

放學了,我們坐在公車上。

「我很睏。」阿正把頭擱在前面的座椅上。

「我也是...」

「如果這程車長一點就好了。」

「那你不要下車吧。」

「好啊!反正我也不用付車費,倒是有人要多付一程車費而已。」

「呃─ 不用了。」我都忘了他不用付公車錢,還傻傻的跟他說不下車...

「不好,還是讓我多睡一會。」我的雙手都被捉住,他閉上眼就睡了。

「喂!別睡。我要下車咧!你不回家,我要回家啊!」

「你逃不了又拉不動我,就別回家了。和我一起睡,直到總站吧!」

「回到家了。快下車!」好不容易,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才能拉著他下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