曖昧果然是沒有盡頭。

2008年11月30號的「曖昧的盡頭」,現在我來繼續完成故事的「以後」。

隨心寫 將會再次起用阿正為男主角。

 

有陽光,天上浮雲一片片,好天氣。我啃著麵包,直接越過學校過大的球場,走向斜對面的小食亭。

「方雙兒!」豈有此理,哪個不懂人生樂趣的傢伙在這時大叫我的名字啊?

「方雙兒!」那人仍然在叫。我沒轉頭看清來人,因為聽著急促的腳步聲,我已經猜到他是誰。

突然,我被猛然扳轉身。都慣了,所以我慵懶地望向他,緩緩說出我的抗議。「楊顥天,你是非要全校都知道我是方雙兒嗎?」

「這不是重點嘛!」

「重點又是什麼呢?」今天我的耐性不錯吧!

「阿正知道了妳喜歡他。」

「平常事嘛~誰喜歡誰有什麼大不了?」

「阿正知道了妳喜歡他。」

「什麼?」「誰跟他說的啊?」哪個大白痴跟他說啊?

「不知道。」

「你怎會知道這事?」

「昨晚我甫一進他家門,就被他拉進睡房審問了。」通宵打麻雀嗎...?「他第一句就問:你知道雙兒喜歡我?」他真的相信這個不知從哪吹來的消息啊──究竟是誰有這種說服力?

「你怎麼答?」我們坐在空無一人的小食亭。

「當然是說不。被他捉住了,若我說:我早就知道了,他怕妳今天見不了我...」

「他沒對你怎樣就算了吧。」

「那...現在有什麼打算?」

「還可以有什麼打算?裝作若無其事啊!」鴕鳥雙兒現身。

「但他應該會有其他行動吧?!」

「不管。小命要緊。再與他親近,我會心臟病發外加百多種併發症。天知道我要花上多少精神應付他啊。」

「那你還要疏遠他嗎?」

「我想啊,但做不了。因為最疏遠的關係都只是同學。」想到這,我覺得自己真狠心。

「嗯,也對。」

「前兩天他突然約我去跑步,我拒絕了。」「面對他真的很辛苦,我怕我又會走錯一步,恨難返啊!」

「他要是再約呢?」

「這個...」他現在再約我的話,我一定狠不下心吧?

 

忘 我沒有很努力要自己去遺忘
那些和日記一起收藏的過往
孤單在思緒之中變得很漫長
想 我沒有很刻意讓自己不去想
那些和照片一起靜止的模樣
我學著堅強 堅強到不用學著不想 學著遺忘
還是害怕夜深人靜時總想起你
還是害怕不經意的聽見你的消息
然而當愛已經沉澱得太清晰
當擁有已經是失去 就勇敢的放棄
還是會害怕一個人時就很難忘記
還是害怕突然寧願當初沒有決定
然而當愛最後的出口是分離
我會這麼相信 走下去

三個月以來,我自以為走到了曖昧的盡頭,收拾好了我們之間所有的回憶,又自以為疏遠了你就可以斷絕我倆的關係。你的消息警醒了我。其實聽見你的消息,我還是會著急了解多一點,嘗試著明白你多一點。或許,我真的是你口中的八歲女童。面對著你,我會忍不住好奇,想知道你的一切;我會忍不住氣,想與你賭一輩子的氣;我會忍不住黏著你。從決定疏遠你的那天,我都在掩耳盜鈴。

對你的害怕一直都沒消失,在這三個月以來更是愈來愈明顯。害怕你無視我的心情,害怕你不把我的疏遠當成一回事,害怕你會因為沒了一個朋友而不開心,更害怕聽見你的消息。可是,現在我是不得不面對你。

 

若是他找到我了,其實我也沒藉口逃走。再說,我也躲夠了,這樣對待一個朋友,似乎不太好。

「做回朋友是可以,但我還是會避免獨處吧──」

「真的?」顥天臉上的喜悅有點可疑...

「你被收買了嗎?」

「不是啦!」

「我告訴你,我真的受夠曖昧了。我跟他,要不就只有同學關係,要不就是情侶關係。」這一句,是我的對外聲明。顥天跟阿正太親密了,我真的不知道顥天有沒有被阿正收買或是「威脅」。所以,我是買個保險。顥天是臥底就最好,可以清楚明確地把我的立場說給阿正聽;不是臥底也好,至少他不會胡作非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