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雪櫃門,冷颼颼的白色氣體配襯著空無一物的白色立方體,那種絕配的氣氛總會帶給快要餓壞的人絕望。蹲下來,閉上眼,我嘗試用冷氣令自己冷靜下來。可是───

 「啊──」我控制不了。不想讓鄰居聽到我的叫聲,所以我乾脆把頭塞進雪櫃裡,合上櫃門,讓聲音都在雪櫃裡迴盪。當所有咆哮聲、尖叫聲和怪叫聲都消去之後,我才打開櫃門,把我的頭抽出來解凍。

 冷靜過後,卸下身上的連身裙扔到床上,換上小背心和牛仔褲,在包包裡取出鎖匙和錢包,連燈也不關,步出新居順手帶上大門就自動上鎖了。

 便利店離大學宿舍都有一段路程,餓瘋了的我於深宵走在無人的街上,虛無的感覺令我不安,但我管不了那麼多,用盡了我僅餘的腳力,有如行屍走肉一樣緩慢地往便利店的招牌走去。距離便利店不夠一百米的時候,突然有一種劫後重生的感覺,腿上似是裝有馬達一樣往散發著光芒的便利店大門衝刺。

 只差兩步、一步!到了!此刻,我站在人家店舖的大門口正中央,沉淪在重生的奇妙,深呼吸,身上的肌肉都放鬆下來,在自我陶醉中。「哎呀!」突然,一下猛然的撞擊將我拉回現實。回頭正想看看是那個不長眼睛的傢伙膽敢壞了本小姐一天以來難得的好心情,就只有一隻黑貓在盯著我看,街上空無一人。與黑貓對望,牠的眼神有點兇悍,盯著我看,看得我心裡都毛毛的。

 「喂!拿錯了──」回頭走進便利店,就看到店員往門外大喊。大概是知道那人已經走得老遠了吧?店員都沒打算繼續說下去,都把字句消音了。

我沒多加理會,直接走到即食杯麵的貨架前,打量每一款即食杯麵的味道和價錢。良久,我才稱心滿意的捧住三個即食杯麵走到收銀處。將現任心肝寶貝抱在懷裡,我現下的白痴樣一定很欠揍,不過,把我揪出來修理都要等我陸菁悠大小姐先吃飽。

「付錢的。」依依不捨地放下寶貝們在櫃檯上,一邊低頭掏錢,一邊跟店員說著。

抬頭。「矣?人呢?」我左顧右盼,瞥見櫃檯後的暗門。

咕─嚕嚕嚕─ 不行了,就算我不開口喊他回來收錢,我的胃也不會默不作聲嘛。「喂─來買東西的啊!快出來收錢。」沒人回應。

「快給我出來!再不滾出來的話,不要怪我不付錢就把你店裡的東西吃精光。」餓鬼要進化成厲鬼了。我沒力氣張牙舞爪,只好開始大叫大喊,但店內依然沒動靜。

我兩眼滾一滾,眼看四下無人就輕聲細語起來了。「那麼,我不容氣了。」

 一把撈起我的心肝寶貝就走向那張小餐桌。「買東西就把錢放在櫃檯上,別大吵大鬧,弄得店子像是被哥斯拉侵佔了一樣。」就在我轉身背向大門的一刻,身後就傳來一把慵懶的男聲。

哥斯拉?敢說我是哥斯拉?你是何許人呀?「關你的事嗎?八卦的”豬事丁”!」身體還沒從僵硬狀態反應過來,嘴就率先向敵人發炮。

身扳過去,就在我想再度開腔的千鈞一髮,便利店店員的制服上的圖案大刺刺的印在我眼簾內。已被石化了的我,像個木偶一樣硬生生的抬起頭來,戰戰兢兢地對上店員的眼睛,打算用最親切、誠懇的態度向他道歉,以息事寧人。

「你錢可以不給,但你吵到我。」在我頭頂說話的人是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男生,眼中沒有怒意,身上東倒西歪的制服散發出慵懶的氣息。我就直直的站在他正前方(正下方?)打量著他。

「...」他沒作聲,也跟著打量我起來。就在我們視線交疊的一刻,我才驚覺自己的失態。

「...什麼叫做錢可以不給啊?我才不是那種不給錢的敗類。」我慌忙接下一分鐘前的對話,又再次掏出鈔票準備付錢,以証明我的人格。

「錢可以不給就是可以不給錢。錢又不是我的,我管不到。更何況,我不管這些。」他伸手按下我正在掏鈔票的手,滿不在乎的說道。

「不管?」

「嗯。總之,你別再大吵大鬧就行了。」他說完,就走向飲品冷藏櫃隨便拿起一瓶啤酒就灌起酒來。

「你!你這算是監守自盜嗎?」我的眼睛都快要因為瞪得太大而掉出來了。

「關你的事嗎?八卦”豬事丁”」可惡!這該死的竟然拾人牙慧,還要故意拉長語尾。這是挑釁我嗎?哼!罷了,這真的不關我的事。我放下錢在櫃檯上,就徑自走回小餐桌前開始用餐。

「阿瀧~搞什麼啊?別管那爛店子啦!」另外一把男聲傳來耳邊,從他的語氣聽起來,不太耐煩,應該是醉了。阿瀧是那男店員的名字吧?

「我哪有管?給我閉嘴,回去。」

「矣?那美女...你是從哪拐來的啊?」

「你別管。總之,別碰她就行了。」

「喔!阿瀧的新女朋友!」

「我才不會是這哥斯拉的男朋友。」「我才不會是這”豬事丁”的女朋友!」阿瀧用著最慵懶的態度為自己作出平反。反之,我是蠻激動的。轉身過來,朝著那個眼睛長在屁股上的傢伙大叫。

「嗝」一個獅子頭站在我前面打嗝。他沒阿瀧那麼高,只是比我高半個頭而已,身上的背心襯托出他有點肌肉的線條美。獅子頭手上拿著一瓶啤酒,迷濛的眼神直直的投在我身上。「喔。」呆望了我多時,他才似懂非懂的回應了一聲。

「那女人給了迷藥你吃嗎?連酒都給我拿錯。」阿瀧灌酒的同時也不忘睨著一直沉默不語的獅子頭。突然,獅子頭就醉倒了。

「好...好重啊...喂!你沒事吧?你醒醒啊!」他整個人都附在我身上,我不能拋開他走開,但我快撐不著啦。

「那個...阿瀧對吧?快幫我。我快要被壓扁了。」

「喔。」又是那單音節;又是那呆滯的眼情;又是...「阿瀧!你不會又要醉倒吧?不要,千萬不要。喂!」我動不了,只好用聲音把他拉回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qno1
  • 香港也是連假嗎
    所以蛙寶有空發新文
  • 我放了兩星期的假了 -_-
    都在家裡看書 [怨念: 天啊~~~會考了!!!!!!]
    腦裡又有靈感閃過了...我不捉著它,似乎有點不人道嘛!呵呵
    所以啊~~ 生了這篇文出來
    這篇是無止境的文,因為我也不知道何時有空寫下去 囧rz

    蛙寶 於 2009/01/04 23: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