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跟阿正之間沒有任何交流。因為我不知道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不跟我說話,所以也不敢多生事去找他麻煩了。說是為了他才不跟他說話,其實心裡是因為惱他不跟我說話吧?

沒有先兆。那天早上回到課室,我還向他吐糟,不料他都沒正視過我一眼,就只是「嗯」的一聲,然後,翻開他的數學書就開始溫習了。那一刻,我還沒有醒覺到關係已經變質了。

之後,我不時轉頭留意他的表情,可是,都是同一個樣,面不改色。下午,我開始感覺到事情的起源大概是來自我,因為一整天裡面,他只是不跟我和鄰坐的男生波波說話。

想到事情變得嚴重,著急起來就問了他身邊的兄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誰知道某個閒人回了我一句:「他失戀嘛!」而他的兄弟卻反問我了一句:「他又有什麼事嗎?」

靠別人還不如自己找真相出來,所以我假設了很多原因。因為我說了什麼令他傷心或者傷了他自尊心的話嗎?不會吧!我最多只會說他是無賴而已。因為校隊中的成績不理想而自暴自棄嗎?又不像。不然他的兄弟一定知道。因為我?白痴,他才不會為了我而變成這樣。因為失戀了?這可能性最大。但是,他都沒有戀過,何來失戀啊?因為美琦交上了男友嗎?也許吧,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他可能真的愛上了她。

假設了一大堆理由還是沒有結論,弄得我午餐也沒心情吃飯。

回到家,跟波波聊MSN,討論著阿正的事。突然,波波說:「他曾經問我,妳跟我在曖昧?」

看著視窗上的一句,腦中的假設全都被推翻了。

「我想他在吃醋吧!」波波作了一個假設。

可是,我還是不敢相信這就是他不跟我說話的原因,因為那根本是不可能吧。以為我跟波波在曖昧,所以不想跟我們說話?從表面上來看,似乎完全吻合了。但即使他真的愛上了我,也不可能把是非顛倒嘛!怎樣看,也是我跟他在曖昧啊!再說,他愛上了我就不會在我耳邊不斷說別的女生,還要邊說邊花痴...

不過,得知了這件事之後,我還是在心裡鎖定了這個莫名的理由,縱然身上帶著十萬個問號。

原以為找到了真相之後,事情就能迎刃而解,誰知道「真相」卻令我陷入泥沼中。心裡既因為更進一步的關係而高興,又內疚把事情變得惡劣。情緒突然趺到谷底了。那一晚,我都沒睡好。

終於等到天亮了。定晴看著大鏡中,振振有詞的對自己說:「是新的一天喔!」。

回到課室,本想趁二人同處的機會問個清楚明白,誰知他竟然還沒回來。看見後面的空位,令我僅有的勇氣和精神都變得蕩然無存了。

突然改變的生活習慣,帶給我的訊息就只有:我不想看見你。

結果,整天的我都變了一個洩了氣的氣球。就連最愛的數學課也沒心情聽書,只是隨便寫了幾題堂課就伏在案上了。午飯時間,好友都說:「糟糕了。她只有一星期活啊!」

我沒有說太多的話,吃了一個麵包就回到課室補眠了。曉楠見我閉上眼似乎睡得正甜,待阿正回來之後,看不過眼就對他訓話了。

「你知道她怎麼啦?」

「誰知。」

「她說你不知道為什麼不跟她說話。你跟她聊聊吧!」

「跟她聊什麼?」

「聊聊天就好了。」

「我是不知道有什麼可以跟她說啊─」聽到這,心還真痛。我裝作被吵醒了,緩緩地把校褸蓋在頭上,用雙手掩耳。我真的不想再知道了,不要再讓我聽見,不要逼我跑出去逃避...

原來,一直是我一頭熱啊──好啦,終於都知道了真相,是時候把繩結解開了。不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跟他說什麼」吧!

既然重來都沒有開始過朋友以外的關係,現在我也不想再開始什麼朋友以外的關係了。我可以照顧

晚上,MSN亮起了上線的標誌。打開了阿正的對話窗口,又關上。猶豫了十分鐘,再次打開窗口。

「對不起,這兩天這麼頹廢。」是我嚇倒了人家吧。還是該說句對不起的。

「嗯,不沒什麼大不了嘛。」

「嗯」其實,我除了這句就沒其他想跟他說了。

「你不開心?」

「嗯。」

「為什麼?」

「一半是因為成績,一半是因為你。」我也算誠實吧?!這一句有一成是假的。

「我?」

「嗯,情緒趺落谷底的人最喜歡亂下罪名給人的。」算了吧,告訴他也是徒然的,乾脆輕輕帶過就好了。

就這樣,我們照常有的沒的說著。

沒有全情投入這段感情,亦從來都沒想過曖昧之後的關係,所以我選擇在曖昧的盡頭回頭。

之前心動的感覺,像是從來都沒有過。在這刻,我沒有心痛亦沒有遺憾,就只想對身邊的每一位大喊一句「我愛你喔!」。

緣份盡了?我不清楚。因為緣份這莫名其妙的東西真不是我這種傻瓜可以理解的。

不過,我跟阿正還有以後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蛙寶 的頭像
蛙寶

蛙寶的窩

蛙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